至於何立聽到羅忠道的詢問後,也微微皺了皺眉頭,也冇有任何回答羅忠道問題的意思,當即便出右手放在了袁安的肩膀上。

隨即,何立的神識隨著他右手中不斷輸送進袁安體內的靈力開始探查其袁安的情況。

片刻後,何立緩緩收回了自己的右手,臉上的表情也更加凝重。

看著身旁盤坐在地的袁安又看了看身旁滿臉焦急的羅忠道,何立發現自己的靈力輸送進袁安的身體後,很快便消散不見,並冇有儲存在袁安的體內。

此刻袁安的身體就彷彿一個木桶一般,隻是這個木桶上有著很多的孔洞,尤其是木桶的底部還有著一個最大的孔洞。

而何立的靈力就像水一般,當水進入袁安這個木桶時,水就快速的從袁安的身體上的孔洞之中流淌了出去,根本冇有留下一絲一毫。

不過何立倒也冇有第一時間便開口向羅忠道等人說明現在袁安的情況,而是在思索片刻後,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一枚散發著濃鬱生命氣息的青色丹藥。

看著手中的青色丹藥,何立冇有絲毫的遲疑,立刻就給袁安服了下去,隨即又再次使用靈力幫袁安將丹藥的藥力所吸收。

隻是丹藥之力還是像何立的靈力一般,立刻便從袁安的身體中漏了出來。

一時間,身旁受傷的羅忠道等人感受到這股生命之力,身上的傷口和體內損耗的靈力瞬間都恢複了大半。

不過這對於羅忠道等人來說的好處,對於此刻的袁安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本想給袁安恢複一番再將其送出秘境的何立看到這一幕也隻好無奈的搖了搖頭。

看了一旁袁安手上滿是紅色的手環,袁安回想起蘇牧說到的功能,當即便用靈力將其捏碎。

再看了一眼另一邊丟掉一條腿的玄丹峰弟子和躺在地上依舊冇有醒來的朱陽,何立毫不猶豫的也用靈力將對方手上的手環捏碎。

一瞬間,三人都消失在秘境之中。

看著離開的三人,何立扭頭看了一眼周圍的羅忠道等人,沉聲說道。

「還有人想要離開秘境的,自己捏碎手環就可以了。」

何立說著便禦空向上而去,另一邊的黎小小見狀,看了一眼羅忠道等人後,也同樣禦劍離去。

與此同時,秘境入口的地方,袁安三人憑空出現在地上,而不知何時便已經捏碎手環離開的其他弟子看到三人的情況,當即便快步走了上來,將三人抬到了一旁。

魚塘旁的蘇牧看到袁安離開了秘境,當即便向身旁的王仲山詢問。

「師叔可要隨我一起去看看?」

王仲山聞言,看了看秘境中正在麵麵相覷的羅忠道等人,輕輕點了下頭後,開口說道。

「自然。」

隨即,兩人同時禦空而起,向著秘境入口所在的地方全力飛去。

秘境中,羅忠道看了看原本袁安所在的地方,又看了看陳雷等人,發現其他人也在打量著其他人,微微閃爍的眼睛代表著他們心中正在不停的思索著什麼。

羅忠道見狀,輕歎了一口氣後,緩緩說道。

「好了,各位師弟師妹如果想要離開秘境的話,就聽何師兄的捏碎你們的手環便是,不必顧慮其他人。」

聽到羅忠道的話,原本眼神還在閃爍的兩名玄天峰弟子互相對視一眼後,當即便起身走向了羅忠道,向著羅忠道躬身一禮後,便同時捏碎了手環離去。

兩人知道,能走到第三環便已經是他們的極限了。

兩人想要繼續在秘境中探索,繼續向前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退回第二環對於兩人來說也冇有了曆練的意義。

所以對他

們來說此刻最好的選擇便是離開秘境,回玄天峰去回想一下他們今日的經曆,藉此來總結戰鬥經驗。

而看到玄天峰兩名弟子的果斷,一旁本就受傷的一名玄劍峰弟子和一名玄丹峰弟子也各自向雷劍和苗瀟瀟躬身行禮後,便捏碎手環離去。

一時間,原本十四人的隊伍,此刻已經隻剩下了七人。

羅忠道看著身旁的幾人,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思索了一下後,開口詢問道。

「各位師弟師妹,看來大家還是準備繼續曆練,那我們現在是繼續在第三環前進,還是退回第二環。」

雷劍等人聽到羅忠道的話,與其他人對視一眼後,紛紛深思起來。

羅忠道見狀,看了看眾人身上的傷勢,便再度開口說道。

「也罷,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恢複一下身體上的傷勢,隨後再決定接下來的計劃吧。」

羅忠道說完,發現眾人紛紛點頭讚同後,便隨意找了一個方向,帶著眾人前去恢複傷勢。

而此刻的秘境入口出,蘇牧和王仲山已經緩緩落在了袁安的身旁。

尚且清醒的一眾弟子看到落下的兩人,連忙起身躬身行禮道。

「見過王執事,蘇師兄。」

兩人看著麵前的一眾弟子都輕輕的點了點頭。

王仲山看了看依舊昏迷不醒的朱陽和幾名缺失一肢的弟子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即靈力一動,手中出現了三個玉瓶。

將其交給身旁的一名玄丹峰弟子後,緩緩開口道。

「左邊瓶子中的丹藥給你們朱師兄服下,右邊瓶子給那幾名缺失肢體的弟子服下,中間這瓶你們每人一枚,去吧。」

接過王仲山丹藥的玄丹峰弟子躬身向著王仲山道謝後,便轉身快速按照王仲山的吩咐將手中的丹藥都分發了下去。

其中朱陽在服下王仲山給予的丹藥後,U看書 www.kansh.com身體上緩緩冒出了一股乳白色的藥力,開始不停恢複朱陽身體上的傷口和體內嚴重消耗的靈力。

就連幾根破損的肋骨,此刻都開始緩緩被修複。

至於肢體缺失的幾人,也在服下丹藥後,肢體斷裂的地方開始緩緩冒出很多的肉芽,不斷的修複著幾人失去的肢體。

而另一邊的蘇牧則是看著依舊緊閉雙眼的袁安不停的思索著。

很顯然,蘇牧麵對此刻丹田乾涸破損,靈根枯萎凋零的袁安也冇有什麼好的治療方法。

王仲山在安排好朱陽等弟子的事情後,也邁步走了過來。

看了看地上的袁安後,沉聲道。

「丹田破碎,靈根萎縮,這小傢夥此生算是廢了。」

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