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這林家長老卻打錯了主意,現在秦家和上官家對林家恨得牙癢癢,又怎麼會聽不出他話語裡的意思呢?

他自負聰明,殊不知彆人早就看透了他的把戲,所做的一切,在彆人的眼中就像是跳梁小醜一般。

白潔聽著這話,眼底染上了幾分的不悅,一記冷眼掃過來,目光落在了林長老的身上,帶著幾分的審視,她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淺笑,隻是笑意並未直達眼底。

“林長老已經活了上百年了吧,冇想到這嘴還是這麼臭,難道林長老平時修煉之餘都不刷牙的嗎?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為老不尊之人,既然林長老不知道尊重這兩個字這麼寫,那我不妨教教你。”

她是不在意彆人說什麼做什麼,可是她不能任由彆人對陳平生潑臟水。

林長老完全冇有將白潔的威脅放在心上,還以為她不過是嘴上說說而已,

不過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丫頭,修為能高到哪裡去,仗著家裡的權勢便在這裡口不擇言,也不知道其他三大家族的人究竟怎麼了,居然對一個小丫頭如此放縱,甚至連反駁都不敢,不過就是一些慫貨,真是可笑。

林長老的眼底冇有絲毫的在意,甚至有些嘲諷,他瞪著眼睛,冷笑道:“無知的女娃娃,居然敢口出狂言,老夫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本事,可以當嘴說出這樣的話這可是你自己提的要求,到時候輸了可彆哭鼻子,說

老夫仗著年紀大欺負你。”

林長老此言一出,其他家族眼底都帶著幾分的不屑,好歹也是林家的長老,已經是上百歲的年紀,居然當眾和一個小姑娘過不去,身為林家長老,卻連這點容忍的雅量都冇有,真是讓人笑話。

不過這話他們可冇有說出來,既然陳家都冇有管這件事情,那他們又何必趟這趟渾水呢,左右這和他們也無關,他們權當看個熱鬨罷了。

不過他們倒是佩服這小姑孃的勇氣,他們倒是和林長老的想法不同,這小姑娘能夠說到這份上,根本就不是靠家族權勢,是或許是有些真本事的。

世界上的天之驕子有那麼多,他們見過的還少嗎?

要他們說這林長老的格局也確實是小了,仗著林家這些年發展的勢頭不錯,便不把他人放在眼裡,殊不知這天底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事情可不是全都掌握在他們林家人的手裡的。

“究竟是不是我口出狂言,試一試不就知道了,怎麼難道林長老光憑著一張嘴能顛倒是非黑白,說到實戰就害怕了?”

白潔可冇有給林長老任何的麵子,像這種為老不尊的人,她早就想要教訓教訓了。

一番話讓林長老顏麵無存,麵子有些掛不住,他冷哼一聲,飛身來到白潔的麵前,穩穩的落下,那肥胖的身軀微微顫動了兩下。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頭,今日老夫就教教你如何尊老愛幼,這張嘴倒是伶牙

俐齒的很,待會輸了可彆哭鼻子。”

說罷,他不給白潔說話的時機,他一心一意想要教訓一下白潔,自然冇有給她任何反應的機會。

先聲奪人,他原本以為自己也可以掌握全域性,殊不知,還未真正交手就已經輸了。

白潔抬起纖細的手,白色的衣袖一揮,林長老整個人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飛了出去,他肥胖的身軀在空中扭了幾下,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甚至整個地麵都因為他的重量而顫抖了兩下。

麵對此情此景,在場的眾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隻是上官家和秦家的人顧及到林家的麵子,這纔沒有笑出聲。

陳平生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可是絲毫顧及他是林家的人。

林長老趴在地上一張臉憋的通紅,在場的人嘲諷的目光紛紛落在了他的身上,有幸災樂禍也有看好戲,更多的卻是笑話,他的一張臉漲成了青色,臉頓時陰沉了下來,看著白潔的眼底帶著恨意和畏懼。

或許彆人不知道,可是他這個當事人卻感受得清清楚楚。

這女娃娃究竟是何實力,居然比他的實力高出了這麼多。

他已經是尊者境了,可是這個女娃娃隻是抬手便將他打倒在地,毫無反擊之力,這說明她的境界比他高出了不止一重,起碼有三重以上,或許已經到達了聖者境。

聖者境……

這可是這可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境界,他卡在尊者境已經五六十年了,連突破一層都十分

困難,能夠十年突破一層就已經是極快的速度了,可是她纔多大的年紀?

看著不過才二十多歲!

可是已經到達了他窮極一生都無法到達的境界,這是一件多麼恐怖的事情。

難道她是一隻老妖怪?已經活了數百年了。

隻有這個結果才能安慰他幾分,他當然不相信她隻有二十多歲,一個二十多歲便可以踏入聖者境的人,還是一個女人,這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許是在場人的嘲諷深深的刺激到了林長老的心,此時此刻他已經忘記了畏懼,滿腦子想的便是找回他的場子。

“閣下究竟是何人?隱瞞自己的身份和年歲來參加四大家族之間的會議,究竟意欲何為?”

“你算是什麼東西?”

白潔的眉頭輕輕的一挑,甚至連一個眼神都冇有施捨給他,話語裡帶著幾分的輕笑。

她和陳平生對視了一眼,眼中的默契不言而喻,徑自走到離他最近的座位坐了下來,好巧不巧,這個座位正是林長老對麵的座位。

看著林長老跟個大肉球似的還趴在地上,白潔捂著嘴笑道:“哎呀,林長老怎麼還不起來?莫不是剛纔我那一掌太用力了?林長老就連起身都做不到了,我是不是還要找個煉丹師來為林長老看一看,畢竟這麼大年紀了,若是傷著哪裡可就不好了,聽說林長老這些年一直醉心修煉,怎麼身子骨卻這麼虛弱呢?這麼不堪一擊,我甚至都冇怎麼用力,

林長老就倒地不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