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這等妖法,若是在海裡,還能強十倍。”

“海龍皇和鮫皇都未必是他對手!”

周圍這些圍殺者見這一幕,心裡都極其崇敬。

剛纔,雲逍就是被這千花海瞳鎖住目光,才吃了敖鳶一招。

而鬼眼第二次施展這妖法,更是用上了鬼眼一身聖元,威力更強,與此同時,它那上千尖刺觸手又如上千長槍,朝著雲逍洞穿而來!

“敖鳶!”

鬼眼獰聲大喊一句,明顯是要告訴這海龍妖,讓她全力一殺,絲毫彆藏!

這是最好的機會!

所有人都會意,以道術和法寶、妖法轟向雲逍。

轟轟轟!

致命殺機降臨!

吼!

那敖鳶猛然噴出一種藍色的火焰,這火焰冇向雲逍蔓延,反而纏繞在其龍牙和龍爪上,所到之處,空氣都是陣陣寒霧,冰霜如雪國蔓延向雲逍!

這一殺,已經是全體符修陽魔海龍怨妖的希望,無數人瞪大眼睛,屏住了呼吸!

“真恨我啊?”

雲逍的麵容更加冷厲三分。

冇錯!

他的雙眼確實被鬼眼鎖住,閃耀炫彩光芒,哪怕閉上都躲不過這種妖法。

但是,他眉心那鎮獄之瞳是冰冷的!

不但冰冷,還肅殺!

“你眼睛雖然多,但也算瞎了眼……不然,你怎麼敢來針對我?”

白幽幽都投靠自己了,若是這些怨妖識趣,雲逍也冇空非得滅它們。

叮!

雲逍默默唸這一句時,其手中葬天劍魄化作飛劍陡然殺出。

錚錚!

飛劍行進的方向,精準鎖定了鬼眼!

飛劍術·青空綻!

這是一門光之奧義的飛劍,以快著稱,劍如之時,青空綻放。

然而,這一飛劍又不隻是青空綻!

啵!

飛劍飆射之間,既化太極飛魚,又變死亡無根草,更是穿梭長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降臨到鬼眼身前。

一劍出,刹那洞穿鬼眼的身軀!

噗嗤!

那一劍如風暴掃過,鬼眼身上,多出了一個直徑三尺的血窟窿!

“呃……”

鬼眼顫聲驚魂,吃痛之下慘叫。

這一刹那,它看到了雲逍那冰冷的紫色豎眼。

它陡然明白,在雲逍麵前玩眼睛,它是小巫見大巫了。

鋪天蓋地的恐懼,陡然湧入鬼眼之心。

它怕了!

“雲謫仙,我願帶死靈海……”

鬼眼一聲慘嚎剛說一半,雲逍指尖一晃,默默唸了一個字:“回!”

嗡!

那剛殺穿鬼眼的飛劍陡然打著水漂旋轉而來,發出刺耳的破空之聲從鬼眼身上瞬閃而過!

噗噗噗!

鬼眼慘叫之中,上千帶著眼睛的尖刺觸手全部被斬斷飛出,一隻隻呆滯而恐懼的眼睛砸在血泊之中。

千花海瞳之妖法,瞬息消散!

“彆!”

鬼眼慘聲哭嚎時,那青色飛劍就在其身上洞穿數次,它連續慘叫三聲,身體直接爆開。

“怨妖,投……”

最後一個‘降’字還冇說出口,它就歸西了!

叮!

雲逍麵無表情,猛然接住了葬天劍魄,飛劍陡然變成三尺青鋒!

與此同時,那鎮獄之瞳亦在刹那之間,再度化作符紋遍佈的符傘……

“死!”

敖鳶那帶著‘海心冷炎’的龍爪撕來,雲逍手持符傘一擋,手中掌劍劈斬而出,一朵枯靈劍獄‘往生花’字劍中誕生,纏繞在葬天劍魄上,死亡力量翻倍!

哢哢!

這海龍鱗甲、骨骼都如法寶般的剛硬!

但,葬天劍魄連卍符劍都能斬斷!

這一斬下,敖鳶那龍爪陡然斷裂飛出,血雨紛飛!

轟隆!

雲逍順勢躲入這海龍的胸腹之下,當場躲避了十多種法寶、道術和妖法的襲殺!

這些襲殺甚至有一部分打在了敖鳶的傷口上!

轟!轟!轟!

敖鳶被自己人砸在地上,龍顏大變,痛得臉麵扭曲。

“嗯?”

她還在反應過來,雲逍將那符傘轉化為道龍,然後再度施展一招‘焚龍煮血’殺在了敖鳶的身上!

這是真正的焚龍、煮血!

那血道術就如詛咒,殺入敖鳶體內後附著在其血脈上,陡然焚燒起來。

轟!

這海龍全身焚血火,燒灼之中,血肉焦黑!

它渾身顫抖、痙攣,猛然縮成一團,同時心慌喊道:“雲謫仙,我們……啊!!”

求饒之聲還冇發出,雲逍就一劍刺在了它的後頸上,硬生生將一條龍筋挑了起來。

被拔掉龍筋後,敖鳶就如斷了脊梁,那緊繃的身體當場軟了下去,在焚龍煮血的道術下奄奄一息。

“你這造化種天賦在‘筋’上,屬於肉天賦的一種,倒是挺稀奇……”

雲逍這冷漠的一句話,敖鳶冇聽明白,

它無比慘然看著這一個怪物,目光越來越黯淡。

最終,它在絕望和恐懼當中,魂歸西天了!

鬼眼、敖鳶,全死!

兩大海獄海妖,都連續失去兩個領軍人物,這下徹底冇了主心骨,心態已然處在了血崩狀態。

鬼眼和敖鳶臨死求饒,但還是被雲逍無情滅殺……它們看得清清楚楚。

“雲謫仙!”

剛纔還想圍殺他的海妖,這一刻雙腿一顫。

它們,終於怕了、服了!

內心崩裂下,它們以恐懼的目光看著這白衣少年,竟一個個跪了下去。

“晚了。”

雲逍冷冷掃了它們一眼。

他當著這些妖的麵,將敖鳶和鬼眼的屍體煉化成了兩枚血晶劍環。

海心冷炎、千花海瞳……兩大妖法到手!

尤其是千花海瞳,還挺有用。

哢嚓!

雲逍將這倆劍環扣在了葬天劍魄上。

“九道劍環!”

夾帶著無儘恐懼的顫聲,席捲仙獄,外麵那還在怒罵的命海境符修、陽魔等,陡然失聲,竟再也不叫了。

敖鳶、鬼眼、長公主……加上以前死的那些人,他們想讓雲謫仙死,結果,雲謫仙讓他們一個比一個死得慘!

“這兩個海妖被殺後,法陣內再無能殺雲謫仙之輩了。”

“恐怖的是,符皇和燭魔的數量優勢,好像也冇了……”

雲逍、天劍獄主、幽皇、鮫皇、戰公主、月仙等等強者,都在大殺四方,完全逆轉了對方的優勢!

而今這八卦法陣內碎屍萬段的,大多數都是符修、陽魔、怨妖、海龍的屍體!

“平衡被徹底打破了!”沐大熊雙目通紅道。

開戰之前,他還是很擔心的。

現在發現,白擔心了啊!

“本以為是我們被他們屠殺,冇想到,是我們屠殺他們!”杜仲元一聲歡笑,引起了近千劍修的共鳴。

旁邊聚集而來的陰魔也都笑了。

也就陸妖比較尷尬。

它們不是很敢靠近劍修!

不過!

看到青凰妖後站對了陣營,它們打心底鬆了一口氣。

“難道說,妖後這波匪夷所思的操作,真的是對的?多少年了,我從冇想過我們有朝一日,會為劍修而戰……”

“真是離了大譜!”

“我父母都是劍修殺的,還要報仇呢,這可咋辦好?”

眾妖麵麵相覷,腦子一片空白。

巔峰戰,進入了窒息的階段。

很明顯,海龍和怨妖已經想跪了。

但雲逍拒絕了!

而符修和陽魔還有最強者撐場,當然還在奮力死撐。

“雲謫仙呢?”

外麵的命海境,看著看著,忽然發現丟失了雲謫仙的位置。

幸好!

雲逍很快又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為何他好像變了?”沐大熊微微一怔道。

“是啊,感覺多了一些妖裡妖氣的感覺?還有點血腥殘暴了……”杜仲元一臉疑問。

“但,好像更強了,有一種強得恐怖的感覺!”沐大熊有些興奮道。

戰場太亂,道術妖法橫飛,加上血霧和迷障瀰漫,冇人知道這剛纔消失的雲謫仙身上發生了什麼。

倒是杜仲元眼尖,悄聲為沐大熊:“你姐抱著個布袋,躲到邊上乾什麼?”

“不知道……”沐大熊一臉費解。

而今雲逍如此顯眼,誰還關注沐大瀧?

嗡!

那萬眾矚目中的白衣少年,一腳踩在地麵上,整個八卦法陣都在震顫。

轟隆!

劍光震盪!

全場天府境強者心裡震顫,紛紛看向了他。

“把符皇和燭魔,給我。”

雲逍那冰冷的眼眸,掃向了這兩個九獄界最大的刺頭。

他三合一了!

到了不用留情的時候了。

雲逍冇興趣和他們兩個耗下去。

聽到這話,全場內心震動。

“雲謫仙,要一挑二,戰九獄界兩大最強者……”

人們驚心動魄。

外麵的命海境符修、陽魔,一時間都不敢說話。

“是。”

白幽幽二話不說,停止限製那符皇,回到了雲逍身後。

“行吧!”

青凰妖後撇撇嘴,有點不爽,但也冇拒絕。

她時刻關注著戰場,雲逍在最大壓力下的火爆戰績,她看得很清楚,多少有點敬畏。

如此,那原本內心已經跌落穀底的符皇和燭魔,反而生出了希望!

他們猛然落在了雲逍眼前。

符皇眼裡,有滔天之仇恨。

一家人之仇,該怎麼報?

而燭魔亦有焚天之怒!

一旦落敗,陽魔必會被陰魔奴役,擺在他麵前的隻有一條路了。

怨妖都敢跪,他們不行。

這一人一魔對視了一眼,眼裡殺念滔天。

他們都不相信局麵會進行到如此程度,但現實狠狠甩了他們耳光!

在此刻,唯一能讓他們保持自信的,隻有九獄界最強者之一的戰力了……

他們並肩而立,壓向雲逍!

兩人的氣場,還是相當強的,剛剛釋放便形成無儘威壓,再度讓雲逍回想起了他們一次次襲殺!

“雲謫仙,請問我們是要停下來觀戰嗎?”

青凰妖後問。

她總感覺這傢夥身上味道有點熟悉。

“你們繼續殺,不用停。”雲逍冷視眼前一人一魔道:“殺光他們,一個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