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地產市場“3箭齊發”鬨得轟轟烈烈。

王成對這種階段性的政策已經是見怪不怪了,哪怕就是自媒體作者和網友,此刻也冇幾個鼓吹著房地產又要怎麼騰飛了。

所謂“3箭齊發”的主要內容是:第1支箭,央行給商業銀行提供2000億無息貸款,用於紓困基金的配套融資、國有銀行和房企簽約授信額度,從“保交樓”免息再貸款到萬億授信額度,支援項目和房企信貸融資;

第2支箭,交易商協會和中債增支援民營企業債務融資,由人民銀行再貸款提供資金支援,國家隊出場增信,額度2500億元;

第3支箭,證監會支援房地產企業股權融資,房企股權融資時隔6年後再次放開,意義重大,助力優質房企改善融資和資產負債表,提振市場信心和預期。

明眼人都可以發現,國家在不斷挽救房地產,私底下更是有諸多例如“下場買房”等措施,不是為了抬高房價,而是為了穩房價、穩經濟、穩民心。

試想,如果全國絕大部分樓盤都遭受斷崖式降價,而且形成常態,估摸著將會有很多老百姓拒絕還房貸了,那這不僅是經濟問題,還是巨大的社會問題。

現在網上很多焦慮情緒逐漸蔓延,很多人感覺不到,但王成從宣傳輿論方麵深刻地感覺到了局勢的緊張,所以更加要掌控好輿論領域的工作,不能讓輿論成為社會不穩定的“助推器”。所以王成這些時間1直在關注輿論領域的工作,並且讓幾個副部長手機隨時保持開機待命狀態。

不僅體製外,體製內現在也開始變浮躁了,彆看著網上天天有人曬公務員收入,說高或者說低的都有,這回,也開始鬨騰了,為啥?冇錢了。

所以,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嘛!

湖西好幾個單位已經開始有人去找1把手鬨事了,還有的直接罷工,不過王成分管的幾個係統工作倒冇有此類事件,為啥?不敢,他們知道如果敢罷工王成就敢開除他們。王成不比其他領導,其他領導怕惹事,王成可不怕這些。

衡量1個地方經濟發展水平,可以通過當地公務員工資來反應,任何1個地方的公務員收入,都是當地收入的中遊或者中上遊水平。

陶然讓王成去省民政廳詢問撤縣設區事宜,撤縣設區後,就意味著以後錢這塊,市裡就有牽連了!現在畢竟是獨立的行政個體。

得到的訊息讓陶然很鬱悶,即:北京已經停止了相關工作。據說前些年撤縣設市、設區火熱時,不少地方乾部把這當做政績工程、麵子工程。為此北京批示“加強xx對撤縣設市、撤縣設區工作的領導;有條件、有秩序地開展相關工作的評估;”,幾句話,就很有智慧地叫停了這些工作。

所以,大首長就是大首長,高屋建瓴。

@說-app&——>

陶然眼看著這1破解土地財政的辦法行不通後,又開始想鬼主意了,不然確實待不下去了啊,已經有老百姓組成了“推陶派”,就等著把陶然抓到扔江裡餵魚去。

陶然哪裡會不知道這些訊息?1些小乾部總覺得民意無所謂,這也是善良的人民群眾太過容忍,所以纔會出現某地乾部帶著所謂的警方工作人員上門打人,這種乾部可以說是無恥卑鄙的,為了合法上門、同時也為了給戶主形成威懾,故意帶警方的工作人員;而警方的工作人員竟然也同他…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在湖西發生,陶然召開了湖西全縣乾部大會。

“同誌們,最近某地出現的這種情況大家也知道了吧?鬨得轟轟烈烈,我看了那個視頻,第1感覺是憤怒。”

“如果連我們這些國家機關的工作人員都表現的跟個黑社會1樣,像什麼話?這種人冇捱過打!以為有幾個人當下屬、在手底下拍馬屁就牛了?我們湖西公職人員不到1萬,老百姓有多少?真要乾1場,你們這些人都會被打死!所以,要有1顆真正為民服務的心,彆裝;也彆把自己太當回事!”

“我最後說1句,在我們湖西發生1起這樣的事兒的話,我就先對他免職,再立案調查,把丫送到看守所接受下社會在教育,讓瞎得瑟。”

陶然說完這句話,便離開了。

最近他很不爽,麵對各單位的1些刺頭,陶然已經表明瞭“不想乾可以辭職”的態度,但這些乾部索性去省裡舉報他了。可是,財政問題也不是陶然能解決的,再舉報也舉報不來錢啊!

省裡也明白這些,所以也冇有做過多的迴應。

^

直到目前,很悲哀地發現,至少麵對土地財政的困局,類似於湖西這樣的縣城,幾乎無解。

王成和陶然目前為止做過很多嘗試:1、發展產業,招商引資,結果因為冇錢,出台的政策吸引不夠;2、勒緊褲腰帶過日子,結果產生了不穩定因素;3、查稅、罰款,可是這玩意也不能天天查天天罰;4、借款,有錢的縣城就那麼幾個,哪裡借得過來?5、城投融資、土地融資,北京已經明令禁止了,且湖西也冇地可賣了。

王成和陶然幾乎都同時發現:貌似唯獨有用的就是發展產業經濟、大力招商引資;這句話說的很對,隻有稅收纔是政府財政的可持續發展的領域。其餘的1切所謂土地、所謂罰冇資金都不具有持續性。

2008年,當時北京某985高校教授曾預言並且警醒大家“房地產過熱發展1定會透支未來幾十年的發展潛力,體製內待遇到時候會1塌糊塗,要想在前頭”…那會很多人冷嘲熱諷這位教授,並且還有人因此在論壇釋出了1則比較:論大學教授和體製內處科級乾部含金量誰高?

那會1片狂歡,大家都覺得房地產是可持續的,就如當今,還有人說“再過幾年,大家工資都漲到了好幾萬1個月,房價這點子錢算什麼”…這種思想害慘了不少人。

土地財政的冇落,其實很多人都有責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