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獸人轉身向大殿外走去。

“等等……你這頭髮又是怎麼回事?”大祭司忽然叫住了他。

年輕獸人轉身摸了摸自己一頭染得黃毛,有些心虛道:“大祭司,我這是看那個世界的資料中,很多人類都……”

“竟然願意引得罪惡上身,深刻感受這種罪惡。”大祭司滿意點頭:“我知道,你肯定很痛苦,但為了神明,你多堅持一下。”

看著大祭司讚許的目光,有些心虛的獸人小夥沉默許久:“……老鐵666。”

大祭司:“???”

不多時。

林凡從大殿後方走來,臉上已經鬍子拉碴。

這十天,他就冇怎麼合過眼,整個人氣質都有些萎靡。

就為了找到那首歌的下落!

“這些天辛苦你了。”大祭司看到林凡的樣子,略有動容,“本以為你看兩天就會出來,冇想到,你對那些神的讚歌與傳說如此癡迷。”

“你果然是最虔誠的信徒。”

林凡懶得虛與委蛇,直奔主題道:“大祭司,我在典籍中發現一些東西……罪惡之地,那裡很罪惡嗎?”

“罪惡之地!”

四個字一出,大祭司瞳孔驟縮!

“那是罪惡的藏身之地,是那執迷不悟的罪徒所在!”大祭司冷聲道:“當初的酋長和薩滿執迷不悟,麵對神的榮光竟不折服,最終躲藏在那罪惡之地。”

林凡繼續問道:“很危險嗎?”

“當然危險!”大祭司臉色陰沉,指了指地圖上的一個偏遠角落:“那裡山林崎嶇,野獸凶狠,毒瘴遍地。”

“最關鍵的是,那酋長和薩滿,本身實力極強。”

“想當初,他們可是一個八階,一個七階,更是率領一群強者……若不是神明親自出手,那兩人,我們還真無法打敗。”

“如今,他們雖然歲數已老,甚至可能死了,但……那裡依舊十分危險,此外,那薩滿甚至還能馴養戰獸。”

“那地方,如今就算是我獸人大軍,也不敢輕易入內。”

說到這裡,大祭司沉聲道:“但罪惡終將隕落,神明的榮光註定會普照一切,掃清罪惡!”

“如今那兩個瀆神罪徒躲藏在那裡,不敢出來。終有一日,我們會殺入其中!”

“說句不好聽的,再過幾十年,我們總歸是能熬死他們的!”

大祭司冷聲道。

林凡看著地圖上的位置,眉頭微皺。

八階,七階。

倒是不錯的實力。

也難怪能在這被神明征服的位麵存活下來。

畢竟,如今這個位麵,已經冇有了成神者!

但就算冇有了成神者,也不代表著八階,七階的實力就無敵了。

因為這些信徒身後,是此方天地,是海洋神殿!

所以就算實力極強,也隻能躲在深山老林裡,隱藏氣息,不敢在這天地間露麵。

“你問這些做什麼?”大祭司皺眉看向林凡。

林凡深呼口氣,猛然單膝下跪:“我願為神明大人掃清罪惡!”

“大祭司!”

“請允許我去探索罪惡之地,手刃那兩個瀆神者!”

“你?”大祭司下意識就要搖頭,畢竟這麼多年,無數對神明忠心耿耿的獸人也去探索過,但全都死在罪惡之地!

甚至連對方的下落都冇找到,就那麼被那些凶殘可怖的戰獸給滅殺!

戰獸,曾經是獸人在戰場上生死相依的戰友,實力強大。

馴養戰獸,也是獸人曾經最引以為傲的能力。

而那位薩滿,可是唯一一個掌握著如何馴養戰獸的方法,那些野蠻的野蠻巨獸,都願意為他而戰!

那兩個老傢夥就算已經老了,但當初那能夠與神爭鋒的實力,還有那來自曾經部落的傳承,讓他們依舊不好招惹!

“你就算了吧,那裡實在是太危險……”大祭司拒絕到一半,忽然微微一愣,抬頭看向林凡。

他這纔想起來,眼前這人類少年的恐怖實力!

能與此方天地爭鋒的恐怖實力!

林凡輕聲道:“大祭司,我的刀,很快。”

大祭司沉默片刻,看向林凡:“你真願去?”

“嘩啦!”

林凡單膝跪地,抬頭抱拳道:“我可是神明最虔誠的信徒。神的榮光拯救了我。”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為了神明,我願意前往!”

“為神而戰,至死方休!”

眼中是那虔誠而又瘋狂的光芒!

眉心,那象征海洋神殿的藍色神明印記光澤流淌,宛若流動!

“好!”大祭司狠狠點頭,大笑道:“你果然是最虔誠的信徒,我冇有看錯你!”

“那,就麻煩你了!”

“一定要把那兩個瀆神者殺死,到那時,神的榮光將會撒遍這個世界!”

“是!”林凡起身,“那我這就動身!”

“帶上乾糧,地圖。”大祭司囑托道:“另外,還有十天我們就要開戰了,你必須趕在開戰前回來。”

林凡走出大殿,對著地圖分辨了一下方向,就要掠去。

但下一刻。

“林教員!”一個等待已久的獸人忽然叫住林凡,大聲道:“您終於出來了!”

林凡眉頭微皺:“嗯?”

“林教員!”獸人滿臉熱情,看向林凡的目光中帶著無比的羨慕和欽佩:“你帶來的資料,我們這些天都在瘋狂的看!”

“大家看的可帶勁了!”

“那個世界,真的如那些資料中那樣嗎?”獸人拉著林凡,一臉期待的問道。

林凡點頭:“嗯。”

“也就是說,那些視頻和文字,都是真的……真有那樣一個世界!”獸人臉色愈發興奮,拉著林凡往教室方向走去,“大家現在有很多問題想問你,林教員,您幫我們解答一下!”

林凡被獸人拉著走向教室,當到達教室附近的時候,林凡愣了一下。

上次來的時候,教室裡也隻有十幾個獸人。

而如今,彆說教室,就連方圓數百米都蹲著密密麻麻的獸人!

幾百個獸人跟小學生似的老老實實的蹲著,目不轉睛的看著一台檯筆記本電腦,時不時還因為播放的內容吵一吵。

那畫麵,讓林凡想起來當初村裡誰家買了電視機,一村人都去看的模樣……

“林教員來了!”

“老鐵,你可來了!雙擊666!”

“林教員,YYDS!”

立刻有精神小獸人站起身,炫耀道:“教員,看我花手!”

那花手搖的飛起。 .kansh.com

也有獸人違和的穿著一身儒袍,謙遜道:“教員,您來了,我有很多問題想問您!”

有在按腳的,有在釀酒的,有在抽菸的。

甚至還有獸人在卿卿我我的學著人類模樣談著戀愛!

看到林凡的到來,他們都熱烈,當下停下手中的活,紛紛迎上來。

和林凡一起聽過歌的女獸人卡丹更是帶著自己組建的女團迎上來,目光熱烈的看著林凡。

是眼前這個人類,讓她知道了,世界上除了讚歌,還可以有其他的音樂!

她永遠也無法忘記那第一首歌以及那歌曲中美麗的雞,當下對林凡開心道:“姐妹們,讓我們拿起籃球,唱跳rap!給林教員欣賞一下我們的努力成果!”

“不許笑,誰笑誰是小黑子!以後鴿鴿下了蛋不給你們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