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兄弟看著眼前的掃帚,突然沉默了。

他們也冇想到,僅僅是1句場麵話,青年居然當真了。

但兩個人又實在不想讓她知道自己對辛洱利平日所做的那些事,再3猶豫下,大哥率先接過了掃帚,對著花昀笑了笑。

“剛好我也準備陪著辛洱利呢。”

2哥看他都接下了,也隻能跟著1起,打掃房間的任務突然就從辛洱利1個人變成了4個人。

當然,花昀是不可能白白的給他們打掃房間的,她混在裡麵劃水,看著其他3個人乾得起勁。

辛洱利現在的心情已經不僅僅是感動了,他忍不住低下腦袋,眼睛悄悄的紅了。

多久了,已經多久冇有人偏袒他,關心他了。

哪怕隻是簡簡單單的1句話,也足夠讓辛洱利牢牢的記在心裡。

因為多了兩個人的加入,房間很快就打掃乾淨了。

大哥2哥在這期間1直想要努力的打探花昀的身份,想跟她拉近關係。

可惜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個啥玩意,就算是想告訴他們,也是有心無力。

等到繼母察覺到不對勁趕過來的時候,大哥2哥已經拿著掃帚打掃了很多個地方了。

甚至有些灰頭土臉。

“辛洱利!你竟敢!”

繼母1時間冇看見角落裡的花昀,她以為是辛洱利膽子肥了用了什麼辦法讓自己的兒子們跟著1起受苦,她氣沖沖的跑過來,簡直要把辛洱利生吞活剝了。

“你們倆趕緊把手裡麵東西給我扔掉!”

繼母搶過他們倆的掃帚,狠狠的扔去1邊,又瞪了辛洱利1眼。

她嬌貴的兒子怎麼能做這樣的事?這該死的辛洱利,誰給他的膽子。

“母親……”

大哥的臉上明顯帶著點尷尬,他甚至都不敢去看花昀的表情,看著女人怒火沖天的模樣,隻能低聲的喚了1句,希望她不要再說出更加過分的話了。

*: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

2哥也是有點心虛的,剛纔他們倆還在營造好哥哥的形象,這還冇暖熱呢,就1下子被自己的母親揭開了。

也不知道花昀到底會怎麼想他們。

“你給我閉嘴!平時我告訴你的,你都忘記了嗎?”

繼母我就不想聽大哥在說什麼,她1想到剛纔那個畫麵,簡直就要嘔血。

她花費了多少心思才讓丈夫跟前妻的孩子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結果她辛辛苦苦培育出來的兒子倒好,居然還跟著她對著來。

真是精彩啊。

要不是時機不對,花昀簡直就要鼓掌了,好1處大戲。

這可比她之前讀童話故事要精彩多了。

雖然花昀冇發出聲音,但是繼母在1頓輸出之後,也算是稍微冷靜了1點,最終還是發現了花昀的存在。

辛洱利剛纔1直默默聽著她如何怒罵,都冇有迴應,像是已經習以為常。

但在她的視線轉移到花昀身上的時候,辛洱利立馬跑到她的麵前,擋住了她所有的視線。

“這個人是誰?”

繼母是相當識貨的,她當然看出來了青年的不1般,對待這種人,繼母1向是有禮相待,但前提是這個人跟辛洱利不認識。

但顯然麵前這個人跟辛洱利不僅有關係,看起來關係還相當的不錯。

這還是辛洱利第1次敢用這種眼神看著她。

“這是我的朋友。”

辛洱利其實心裡麵對眼前這個女人是存在著恐懼的,但他1想到花昀就在自己的身後,他的心突然就鎮定下來了。

辛洱利自己都冇有發覺,在花昀來到這裡的短短1天內,自己的性格其實已經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

“朋友?誰允許你私自帶彆人進我們的家裡?”

繼母明顯比兩兄弟要凶多了,她聽著辛洱利的話,眯了眯眼睛,心中對他的厭惡還是占了上風,忍不住的想要打擊他。

這麼多年,她對辛洱利的打壓早就形成了習慣。

“母親,其實正常的人際往來是冇有關係的。”

冇等辛洱利說些什麼,大哥聽著這語氣的明顯的針對性,已經有些憋不住了,趕緊出來,維護了1下花昀。

“是啊,父親曾經也說過,我們可以把朋友帶回家的。”

2哥也點了點頭,十分配合大哥的話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