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霜繁體小説 >  咬餌 >   第22章 反撲

“不好意思啊梁教授,我有點急,冇衝撞到您吧?”薑衿咬著唇,不知所措的道歉。

這副樣子看起來純的要命。

梁澤舟微微滾動了下喉嚨,擠出低啞的嗓音,“冇事。”

她手裡的一件吊帶裙恰好落在他大腿上,黑色的,風格挺大膽,屬於撩人那一款。

薑衿拿走裙子時,手不經意擦過他的腿,隔著西褲,都能感受到她掌心的細膩。

梁澤舟眼角掠過深芒。

薑衿進了試衣間後,冇一會兒,陳欽也打完電話回來了。

他臉色略有些慌張,對梁澤舟說道:“梁教授,我臨時有點事要先走,等會兒小薑出來了你幫我知會她一聲,她那兩件衣服我已經幫她付過錢了。”

梁澤舟淡淡嗯了一聲。

接著又問:“碰到什麼事了,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一點小事而已,我自己可以解決。”陳欽道了聲謝,就急匆匆走人了。

他其實也不樂意這麼早就走,他還想看薑衿換上裙子有多好看呢,但之前在酒吧裡撩的一小姑娘這時候非吵著要見他,如果他不去,她就要吃安眠藥自殺。

陳欽混跡於情場,最厭的就是女人以死威脅這一套。

他不是冇有這方麵的經驗,甚至已經麻木了,而今天之所以要去做個了斷,是免得日後和薑衿和好了,惹麻煩。

梁澤舟看著陳欽匆匆離開的背影,眼裡浮起細碎的深芒。

就在這時,樓上有銷售下來,掃了一圈店內,對梁澤舟問道:“先生,另一位男士呢?”

梁澤舟抬頭,漠聲說:“他有事先走了,怎麼了?”

銷售可惜的道:“是薑小姐,她夠不著拉鍊,又害羞我幫忙,說想讓她男朋友上樓幫她一下。”

聞聲,梁澤舟捧著雜誌的手微微一緊。

薑衿上次裝病去醫院找他的時候,也是讓他幫忙拉拉鍊,原來這樣的行為,不隻適用於他一人。

想到這,他嗓音冷下去:“你怎麼確定,剛纔那人就是她男朋友?”

銷售迷茫道:“難道不是嗎?我看他們一起的,剛纔又在一塊挑衣服……”

梁澤舟合上雜誌,將雜誌扔在茶幾上,聲音微微發沉道:“他們不是。”

接著站起來,往樓上邁步時問:“她在哪一間?”

銷售蒙了,這幾個人的關係也太亂了吧!

她隻能憑意識,脫口而出道:“右轉,最裡麵那一間。”

頓了頓,又提醒道:“對了,黃小姐就在她對麵那間。”

梁澤舟上樓的步伐加快。

他走遠了,一個年長點的銷售走過來,對新人說:“你剛來上班,見識的少,彆看這些有錢人表麵斯文,其實玩的特彆花,等會兒他們下來了,機靈點,不該說的彆說。”

銷售恍惚的點了點頭。

*

試衣間裡。

薑衿站在試衣鏡前,看著貼在自己身上鬆鬆垮垮的吊帶裙,好整以暇的打開一支棒棒糖,含在嘴裡。

是那種在街邊便利店裡賣五毛錢一支的棒棒糖,雖然廉價又全是糖精色素,但薑衿就偏愛這種。

今天這支是葡萄味的。

也不知道梁醫生喜不喜歡……

就算不喜歡,她也必須要用這味道染指他!

薑衿慢悠悠等著,冇一會兒,就聽到一陣敲門聲,她故意問:“誰啊?”

外麵冇人說話。

敲門聲還在繼續。

薑衿已經猜到,來的人絕對是梁醫生,因為按照陳欽的性子,他早就迫不及待的報上姓名了。

她開門,外麵的光還冇來得及透進來,男人就將她撲在牆上,反手鎖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