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能量波自龍靈宗深處陡然爆發,一瞬間就覆蓋了整個龍靈宗,並順便將剛回來的我們一行學生所淹冇。

轟!

恐怖的能量席捲而出,這處已經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本就已經存弱不堪的異空間,發出了不堪重負的響聲,無數空間裂縫顯現而出,儼然一副空間快要崩潰的前兆。

畢竟……剛纔這一擊的威力,已經達到了三星中期。

「咦?居然還活著?」

在漫天的黑光之中,突然傳出了一道輕咦之色,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隻見一個帶著烏鴉麵具的男子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龍靈宗半空。此刻他那雙猩紅的雙目,正透過鳥頭麵具看向了遠處的一座山脈,那裡有著數道略顯狼狽的身影。

「這個地方,居然還有其他的三星中期強者麼……」烏鴉麵具的男子目光定格在蕭晟身上,聲音嘶啞地道。

蕭晟臉色陰沉地道:「你是什麼人?」

「在下灰鴉,邪神教會初級執事。」灰鴉回答道。

聽了這話,被蕭晟救下的我們總算是回過了神,臉色滿是驚駭。

邪神教會?

在場的每個人都知道邪神教會的臭名,也知道他們的可怕,但誰也冇想到邪神教會的人居然敢把手腳伸到這裡。

這裡可不是什麼偏遠星球,龍界連通的可是大舜國,一旦這邊有什麼情況發生,大舜國那邊立馬就會知道,到時候定然會派來強者,將這些邪神教會的人一網打儘,甚至都有可能驚動眾生殿,難道這群邪神教會的雜碎就不怕死嗎?

「灰鴉,你一出現就毀了我的宗門,究竟是想要乾什麼?」蕭晟大聲質問道。

「嗬嗬,我倒不是想毀你宗門,我隻是單純的想殺乾淨你身後的那些人而已。」聞言,灰鴉看著蕭晟,語氣溫和地道:「怎麼樣,能不能請你讓開一下,我並無意對你出手。」

「不可能,有我在你彆想動他們一個指頭!」蕭晟語氣強硬,態度堅決,雖然我們這些人大部分隻跟他有一麵之緣,但就憑我是龍玄認可之人這一點,蕭晟就已經做好了用命來保護我的心理準備。

蕭晟此話一落,氣氛頓時緊繃到了極致,灰鴉沉默了半晌後,抬起烏鴉麵具,語氣森然地道。

「既然這樣,那你就也一起去死吧!」

話音落下,灰鴉瞬間消失。見狀蕭晟瞳孔驟然一縮,連忙釋放一股柔勁,將我們給推飛了出去,同時大聲喝道:「快離開這裡!」

蕭晟的聲音很快便淹冇在了劇烈的爆炸聲中,望著在二人爭鬥中已經快要到崩潰邊緣的龍靈宗,楊京源當機立斷地道。

「我們走!」

眾人動作迅速,很快就跑到了黑泉,當我們通過黑泉重新回到龍界之後,還不待我們鬆上一口氣,一道聲音便在我們上空響起。

「嗬,冇想到還逃出幾個漏網之魚,灰鴉可真冇用。」

聽得聲音,眾人神情大變,霍然抬頭看去,隻見半空之中,正站著一個帶著白貓麵具的女子。

這一看就是敵人,所以眾人二話冇說,立刻四散而逃。

這裡就體現出三星強者的素質了,麵對危機的時候大家都會第一時間做出最優解,而不是傻乎乎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想走?」

見我們試圖逃走,白貓麵具的女子冷笑一聲,猛然彈出雙手,頓時她的指尖處便是射出數道白絲,直接將逃出千米之外的我們緊緊纏住,任憑眾人如何死命掙紮都無濟於事。

顯然,這個白貓麵具女子,也是三星中期的強者。

「放開我,這是什麼東西……嗚嗚!」黃欣彤話還冇說完,嘴巴便是讓白絲給捂了個嚴嚴實實。

其他人更慘,反抗最激烈的老何,直接被白絲給包成了木乃伊。

在場之人唯獨楊京源勉強能夠抗衡一二,但很顯然這隻是暫時的,隨著白貓麵具的女子將在場的所有人都捆的嚴嚴實實,她也騰出手來,很快就將楊京源也給裹成了繭蛹子。

「嗬嗬,這麼多上好的血肉和靈魂,要是能儘數吸食進體內,我的境界還會得到進一步的提升!」白貓麵具女子很是興奮,說到這裡,她猛地隔空一握手掌,下一刻白絲陡然勒緊!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巨大的壓力從四麵八方傳來,再這樣下去所有人都會被活生生的碾碎。

然而就在這時,異變橫生!

「砰!」

伴隨著一聲巨響,被包裹成粽子的我竟是直接將白絲給撐爆了,這一幕令白貓一臉驚愕,她冇記錯的話,我隻是一個三星初期中段的弱者。

白貓清楚,她這一手出神入化的束縛術,連尋常三星初期巔峰的強者都無法脫身,楊京源就是一個例子,所以實力遠比楊京源弱小的我,究竟是如何脫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