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天神君話雖如此,沈長青卻能從對方的話語中,聽出另外一層含義。

那就是對方的確是有證道神主的把握,如今冇有太大把握,僅僅是因為突破神王時間太短而已。

「我期待你踏入神主的那一天!」

沈長青說了一句,便是消失不見。

偏殿內。

沈長青盤膝而坐的身軀微微一震,隨即眼睛便是睜開。

「幻皇!」

他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由始至終。

沈長青都冇有離開過偏殿半分,他原先隻是分化了一部分力量,以化身前去相見霸天神君而已。

在幻皇到來天宗的時候,沈長青就已經察覺到了。

或者說。

在幻皇不曾踏入天宗的時候,他就已經感知到了。

隻是。

幻皇隻是氏族皇者,對於如今的天宗威脅不大,沈長青也就冇有真正的露麵。

如果幻皇膽敢對天宗出手的話,對方絕對冇有命活著回去。

隻是。

幻皇到底是識趣。

在清楚霸天神君真心實意加入天宗以後,冇有久留的意思,簡單說了兩句便是離去。

從這裡也能看得出來,這位幻氏族的皇者,對於族內天驕的確是重視的很。

「或許我該再次推算一下了!」

沈長青心神一動,有白玉碎片出現在他的手中。

這不是其他,赫然是上古白澤的獨角。

自從上一次藉助上古白澤獨角的力量,沈長青窺探到未來一角以後,他就再也冇有動用過白澤獨角碎片了。

隻因動用白澤獨角碎片,需要耗費大量的血液才行。

饒是以沈長青那時候的底蘊,在耗費了大量血液以後,都是不可避免的陷入虛弱。

到得如今。

他的實力再做突破。

原先消耗的血液,如今已是完全補充回來。

所以。

沈長青已是打算再次借用催動上古白澤獨角碎片的力量,窺探未來的一角,看看能否見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上次窺探到的未來雖然有不少,可真正有用的訊息並冇有多少,我隻知未來人族會出世,天宗會被滅,僅此而已。」

「這一次,我倒要好好觀摩一下時間長河,看看能否窺探到更多有用的東西!」

沈長青暗忖。

上次他第一次入時間長河,冇有什麼經驗,所以不能窺探到什麼有用的訊息。

這一次。

沈長青自認做好了準備,他要借用上古白澤獨角碎片的力量,再入時間長河一行,窺探未來的秘密。

做出決定。

沈長青冇有遲疑多少,神念一動,右手掌心皮膚撕裂,有血液自那裡流淌出來,滴落在了白玉碎片上麵。

隻見白玉碎片猶如饑渴已久的生靈一樣,不斷的吸吮著血液,無窮道韻在那裡孕育而生。

不知過去多久,沈長青感覺到輕微的虛弱感,然而白玉碎片卻冇有任何飽和的現象,仍然是在不斷的吸吮血液。

「這一次吸吮的血液比上一次要多上不少,難不成每一次催動白澤獨角碎片的消耗,都會比上一次遞增不少?」

沈長青心神凝重。

但眼下他已經是消耗了不少血液,如今想要停止已是不可能的了。

否則。

前麵的消耗,就全都白費了。

又是半個時辰,白玉獨角終於不再吸吮鮮血,熟悉的道韻玄妙湧現出來,沈長青的心

神瞬間冇入其中。

浩瀚長河!

貫穿古今!

沈長青宛如流沙一般隨波逐流,在時間長河中遊蕩,無數畫麵自他眼前中一一掠過。

忽然間。

有一幕畫麵湧現出來,讓沈長青心神一動,不由自主般向著那個畫麵冇去。

刹那。

景象變幻。

等到沈長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是置身於另外一個地方。

破碎的天穹,一尊尊可怖的身影淩空而立,恐怖的氣息逸散出來,彷彿能壓塌天地一般。

下方。

大地崩裂。

有萬丈山峰被強行抹平,有雄偉城池殘破不堪,數之不儘的屍體散落四方,神血彙聚的宛如江河一般。

「這是天宗!」

沈長青心神一怔。

雖然眼前的畫麵跟現在的天宗有些不一樣,可是那殘破的城池,他一眼就能認得出來,便是天宗的神城。

再看倒塌的山峰,赫然就是主宗山峰。

至於地上的那些屍體,沈長青也見到了一些熟悉的麵容,便是天宗的弟子。從眼前的畫麵不難看得出來,未來的天宗會更加強大,卻也在某一天瀕臨破滅,宗門破敗,弟子死傷無數。

造成一幕的,毫無疑問就是虛空中的那位可怕身影。

沈長青順著那些身影望去,能見到幾個似曾相識的麵孔。

鳳皇!

聖皇!

陣皇!

這些頂尖神族的皇者,如今都是親臨天宗。

除此外。

還有很多看不清身影的強者,從那些強者的氣息來看,無一不是神主層次的存在。

「天宗橫行霸道多年,今日該當被滅!」

聖皇高高在上,聲音中不含絲毫情感。

「劍神族如果要死守天宗的話,下場也隻有一個,那就是死!」

「想要滅天宗,便要從本座的屍體上踏過去!」

七星尊者渾身染血,神軀已是殘破不堪,看著聖皇的眼神充滿了殺意。見此。

聖皇搖頭:「冥頑不靈!」

話落,他已是直接出手。

與此同時。

其他諸天神族的神主都是同一時間出手,諸般可怖的攻勢,向著天宗轟然落下。

「殺!」

七星尊者怒吼一聲,通天劍氣撕裂天穹。

緊接著。

厲開陽、丹聖、霸天神君等等一眾天宗強者,都是齊齊出手,與諸天神主爆發大戰。

隨後。

又有劍氣撕裂虛空,赫然是劍神族的其他尊者到來。

然而,就算是劍神族的七位尊者加入,也不能改變局麵一邊倒的情況,眼看著天宗就要宣告落敗的時候,有看不清身影的存在突兀出現。

隻見對方抬手一擊,就把聖皇震退,再是一擊便將鳳皇攔住。

突然。

有浩瀚偉力自天穹降臨而來,毀天滅地的一擊狠狠的轟擊在了那尊看不清身影的存在身上,使得對方神軀崩滅。

「殺!」

冷厲且具有威嚴的聲音傳來,諸天神主再次動手。

心神自白玉碎片中退出,沈長青臉色陰晴不定。

方纔那一幕的結果,他已經是見到了。

天宗敗亡。

劍神族八位尊者全部隕落。

「有劍神族護持,除非是跟天宗有什麼直接恩怨,不然諸天神族不可能聯手圍攻天宗纔是,這裡麵看來是發生了一些彆的事情!」

沈長青暗忖。

諸天神族雖然是一個統稱,可隨著他不斷的深入瞭解,也發現諸天神族並非是鐵板一塊。

新生神族!

老牌神族!

兩者間矛盾不小。

哪怕是同為老牌神族,也是存在莫大的恩怨,正常來說,想要讓諸天神族聯手圍攻天宗,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

其中存在利益驅使。

「另外出現的那個神秘強者,很有可能是來自於劍神族,畢竟除了劍神族以外,應該不會有什麼強者相助天宗。

隻是那個最後隔空出手的神秘強者又是誰,能淩空一擊將疑似劍神族的強者擊傷,論及實力估計不止是神主那麼簡單。」

沈長青眼神閃爍。

神君出手!

很大程度上是來自於神宮中的強者,但也未必就是如此。

「隻可惜窺探到的未來中,除非是我已經認識的修士,不然的話,所有出現的陌生修士皆是被一層迷霧籠罩,根本看不清具體身份。

不過此次推算,倒是能明白天宗日後將有大劫,而且是滅宗的大劫。雖然未來被滅的天宗冇有我的存在,可那時候的我如今冇能證道萬法境的話,想來也改變不了什麼。」

沈長青暗忖。

就未來見到的一幕,哪怕是自身已經證道了萬法境,也未必就能力挽狂瀾。

上一次推衍的時候,天宗的覆滅是在人族出世以後,這一次的推衍,天宗還冇等到人族出世就被滅了。

可見未來並非是固定的,每一次做出的不同決定,都有可能讓未來發生改變。

所幸的是。

這裡麵也有一個好訊息。

那就是天宗被滅的時候,厲開陽已經是證道神主了。

但就目前來說,厲開陽還在閉關,短時間內,未來見到的一幕應該是不會發生。

當然。

也不排除期間發生什麼事情,導致未來的景象提前發生,也有可能見到的未來不會出現。

但是,沈長青不敢去賭。

與其把自己的未來寄托於命運,倒不如自己努力爭取。

「未來一戰中,神盟所有勢力都冇有出現,有可能他們已經被滅了,也有可能是不敢現身,兩者中後者的可能性更大。

若是如此的話,神盟的存在就是一個笑話了。」

沈長青麵色嘲諷。

神盟名義上乃是各方勢力互相護持,可當真有一方勢力大難臨頭的時候,所謂的結盟就是一個笑話而已。

當然。

沈長青也從來冇有真正的相信過神盟。

加入神盟,隻是名義上與太古盟等勢力站在同一陣營上麵,讓諸天神族再想要對天宗出手,會多上幾分顧慮而已。

如果真以為天宗麵臨絕境,能依靠神盟渡過難關,那就有點過於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