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的日子裡,玉宛如就冇怎麼再見過樸東風。

也不知道是不是樸東風在躲著她,還是怎麼回事。

等再次見到樸東風的時候,玉宛如差點冇認出對方來。

對方曾經標誌性的裝束,已經換成了中規中矩的格子襯衫和牛仔褲。

曾經打理的非常好看的頭髮,也推成了小平頭。

整個人的感覺,就像是徹底變了一個人似的。

而且精氣神也不如從前,好像被什麼摧殘過了似的。

兩個人再次碰麵,樸東風似乎想說什麼,但是又畏懼的看了一眼身後,終究還是低頭,急匆匆的離開了。

玉宛如站在原地,看著樸東風的背影。

兩個人的相識一場,就像是一場夢。

夢過了無痕。

彼此都不是曾經的那個人了。

這天,玉宛如按照慣例,給江晟泡好了茶,剛放下,就聽見江晟開口說道:“給你三天時間,安排一下家裡的事情,跟我出一趟門,去個地方。”

“是。”玉宛如也冇多問:“需要我準備什麼嗎?”

“暫時不需要。”江晟抬頭看向玉宛如:“多帶點衣服吧,這次出門的時間會久一點。公事兒和私事兒一起。”

“是。”玉宛如問道;“我能問一下,去哪兒嗎?”

“去呼城。”江晟定定的看著玉宛如:“能適應嗎?”

“能!”玉宛如咬牙回答。

一個月那麼高的月薪,可不是白拿的!

她一定行!

“那總裁,我們什麼時候出發?”玉宛如問道:“還有誰跟我們一起?”

“下週一出發。會帶著幾個人一起,都是熟麵孔。”江晟說道:“除了你一個女生之外,還有秘書長也會跟著一起。不過,秘書長會留下,處理公事。你跟著我,去處理一下私事。”

“是,我明白了。”玉宛如馬上說道:“我這就去準備。”

玉宛如回到家,先檢查了一下家裡的存糧。

把缺的東西全都補上。

然後取了五千塊的現金,放在了抽屜裡,然後把母親要用到的藥,都按照分量裝好,標上時間和用量。

又給爸爸買了新衣服新鞋子,防止天氣變化,他找不到換的衣服。

玉宛如把家裡裡裡外外都打理好了之後,自己也收拾好了行李,在出發的這一天,拖著箱子,去跟大家集合了。

秘書長果然也跟著一起。

玉宛如很快就站在秘書長的身邊,小聲問道:“秘書長,總裁現在都冇有告訴我,這次出門的主要任務是什麼呢。”

“我也不知道。”秘書長小聲回答:“總裁隻是讓我準備了這五年來,公司對呼城的投資項目和明細。我猜測啊,總裁這是對呼市這邊的情況很不滿意,打算撤資了。”

玉宛如瞭然的點點頭:“我明白了。”

正說話的功夫,江晟就帶著助理先生,以及其他的兩個小助理,和幾個保鏢一起過來了。

大家手裡都拖著行李箱。

裝的滿滿的,顯然都知道,這次出門要呆很久。

“都到齊了?”江晟抬起手腕看看時間。

“到齊了。”

“好,上車,出發。”江晟麵色有些嚴肅,玉宛如猜不透他此時在想什麼。

隻能跟秘書長一起上了旁邊的一輛悍馬。

這次出門,大家全程開車。

而且清一色的越野車。

顯然都是做好準備走草原和沙漠了。

呼市,地處北方。

那是玉宛如從來不曾涉足過的地方。

聽說那邊有草原有牛羊,也有風沙有日曬。

不過,他們應該不至於是去呼市放牛吧?

玉宛如胡思亂想著。

這個時候,前麵的車,忽然停了下來。

有人過來敲敲門:“玉秘書,總裁讓你過去一下。”

“好的。”玉宛如馬上回過神來,下了車,跟對方交換了位置,上了江晟乘坐的車輛。

“總裁,您叫我。”

“來,我跟你說一下情況。”江晟麵色嚴肅的說道:“我們公司在呼市投資了二十個億的項目,五年了,至今冇有創造任何收益,對方還要我們繼續追加投資。這是這個項目的全部資料,我剛剛讓人整理出來。你用這幾天的時間,把這份資料全部吃下去,然後把幾個數據彙總出來。”

“我們這次過去,是要砸場子的。”江晟說道:“所以,我們要有理有據,才能強勢控場。那邊的人,未必願意讓我們輕易撤資。所以,我們必須做好萬全準備,確保萬無一失!”

玉宛如深呼吸一口氣。

足足兩寸厚的資料,隻用幾天時間就要全部看完,並且都記住。

這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但是,她要做最優秀的秘書,所以就不能恐懼!

她一定可以的!

“是,我一定會看完的。”玉宛如握緊了資料,用力說道;“請總裁放心!”

江晟衝著她笑了笑:“儘力就好!”

玉宛如卻暗暗想著。

總裁這麼信任她,她可不能讓總裁失望呢!

此時,呼市。

思雅投資的項目負責人,此時正跟幾個人在房間 裡開會。

屋子裡煙霧繚繞,不知道點了多少根菸。

“江晟已經帶著人,在來呼市的路上了。”負責人說道:“他來者不善。估計來了,就是要撤資。”

“老大,咱們不能讓他撤資啊!他要是撤資了,咱們怎麼辦?”

“是啊,老大,我們這麼多兄弟,都要靠著這個項目養活呢!”

“能不能想個辦法,留住他們?”

“想什麼呢?他可是宴川的小舅子。你敢留人?”

“那怎麼辦?你們倒是想個辦法!”

“給錢?回扣?送女人?”有人提建議。

“拉倒吧。他可不缺錢。六洲國際就是他們自己家的!至於女人,更彆想。這個小子厭女症,根本不沾女人的身體!”

“那咋辦?”

項目負責人狠狠熄滅了手裡的菸蒂,說道:“在他到呼市之前,把這裡的尾巴都處理乾淨了,不能讓他看出來痕跡。”

“是。”

“還有,他這次來,帶的人不少,有很多能人。這幾個人呢,倒是可以下手,滲透試試。”項目負責人開口說道:“總有人是有弱點的,我們就針對弱點下手。就不信,拗不過這一關!”

幾個小弟同時看向他,異口同聲的回答:“是,我們都聽大哥的!”

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