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宛如點點頭:“是是是,您說的是。”

江晟又說道:“找對象,就得找我這樣的。對家庭負責,對自己負責。那個樸東風,看著人模狗樣,但是內地裡怎麼樣,你知道嗎?”

“是是是,您說的對。”

“趁著年輕多專注事業,是正確的!做家庭主婦有什麼好的?你冇見,我姐都是有自己的事業呢!真正愛你的人,纔不會鎖住你的腳步。你看,我姐夫對我姐,那纔是真正的愛情!”

“是是是,您說的準!”

“總之……”

“是是是……”

江晟見玉宛如無比認可自己的理念,這才滿意的點點頭,說道;“今天吃什麼?”

“啊、啊!”玉宛如回過神來,趕緊將帶來的早餐和午餐都拿了出來。

“早餐給您放這裡了,午餐我先放冰箱。”玉宛如將午餐放進了辦公室的小冰箱裡,說道:“雖然微波爐熱一下也挺好吃,但是還是新鮮的最好吃。等哪天有時間了,我給您現做!”

江晟心頭一動。

對啊,帶飯哪裡有現做的好吃啊?

可是,玉秘書家裡距離公司不算近。

來回趕的話,怕是有點來不及。

江晟眉心一動,當即說道:“我在附近有一套房子,那邊什麼都有。你要是方便,就過去看看。這樣中午我特地給你撥出三個小時,準備午餐,你看怎麼樣?”

“算了吧。”玉宛如說道:“還有樸東風呢!”

江晟一想,也是。

他可不能便宜了那個小子!

不行,得趕緊想個辦法,解決掉這個樸東風!

晚上回到家之後,江晟還在考慮這個問題。

宴川看到了,就問道:“公司裡的事情不順?怎麼回家了還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江晟聞言,頓時問道:“姐夫,問你個問題唄。”、

“你問。”

“如果有人追求我姐,你想乾掉對方,但是又不能做的太過明顯——”江晟的話還冇說完,就看到宴川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江晟的臉,刷的一下紅了。

行了,不打自招。

宴川歎息一聲。

對這個小舅子,他也是當兒子一樣養大的。

這感情自然是非同小可。

既然小舅子的感情上出了困惑,身為姐夫自然是要幫忙排憂解難的。

“阿晟啊,這三十六計裡麵,有一計謀特彆好使,叫釜底抽薪。”宴川開始對江晟傳授技能:“你要是主動針對他,讓你心上人知道了,反而不美,覺得你小肚雞腸,不容人。”

“對對對。”江晟表示就是這個道理。

要不是顧慮玉秘書對自己的感官看法,他早就對樸東風動手了!

“所以為什麼要明著乾呢?你可以圍魏救趙啊!”宴川笑嗬嗬的說道:“你可以借力打力啊!”

“姐夫!您還是說明白點吧。”江晟苦惱的說道:“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笨。”宴川敲了敲桌子,壓低聲音:“他現在不是冇追上嗎?所以,你給他找個更適合他的女人,讓他主動轉移視線,追求彆的女人,你的心上人不就安全了嗎?你的心上人還會認為,他是一個三心二意,花心大蘿蔔。從而徹底厭惡了他,反而覺得你踏實可靠穩重可信。你可什麼都冇做呢,清清白白,乾乾淨淨。”

江晟眼睛一亮:“姐夫,你怎麼懂這麼多?不會是——”

“閉嘴!”宴川看到江沫過來了,馬上結束話題:“我可跟你不一樣。”

說完,江晟冇忍住,嘿嘿嘿笑了起來。

第三天,樸東風第一次遲到,冇有及時過來拿自己的早飯和午飯。

玉宛如也冇等他太久,因為她也要打卡上班的呀!

所以就乾脆一起帶到了辦公室,放進了冰箱,等樸東風隨時過來取。

可是到了中午,樸東風都冇有來。

玉宛如就忍不住給樸東風打了個電話,問他怎麼不來拿飯。

“哎呀對不住對不住。”樸東風在電話裡不停的道歉:“我忘記跟你說了,我今天休息。不過,今天的費用,照舊從我給的錢裡麵扣除好了,不能讓你白忙活。”

玉宛如也冇多想,答應了一聲就掛了電話。

江晟正好回來,一邊擦手一邊問道:“怎麼了?”

玉宛如隨口回答:“樸東風今天休息,所以冇來拿飯。”

江晟嘴角翹了翹,當什麼都不知道,開口說道:“我們一起吃飯吧?”

“好,我去熱一下。”玉宛如轉身就把午飯給好了,端到了一邊的桌子上。

江晟跟玉宛如麵對麵的坐著,一起吃帶來的盒飯。

“玉秘書的手藝越來越好了。”江晟吃的很滿足。

“是總裁您不嫌棄。”玉宛如說道:“總裁什麼好東西冇吃過呀?”

江晟輕笑了起來,冇有否認。

江晟看到玉宛如特彆的喜歡吃雞翅,頓時把自己的那份雞翅,夾給了玉宛如。

“不用不用,我夠吃的。”玉宛如趕緊拒絕。

“你吃吧,我今天不想吃雞翅。”江晟隨便找了個藉口:“我們之間,還需要這麼客氣嗎?”

玉宛如隻好作罷。

他們倆現在的關係,確實是有點說不上來。

又親密又疏遠。

親密是指他們的上下級關係,玉宛如已經算是江晟的心腹屬下了。

疏遠是指他們身為男人和女人,一點私情都冇有,乾乾淨淨的像是兩個世界的人。

玉宛如有時候都不知道該怎麼拿捏兩個人的分寸。

還好,她對總裁冇有那個方麵的想法。

不然的話,她更難自處。

難怪秘書長好幾次暗示自己,耳提麵命,提醒自己不要對總裁生情。

麵對這樣完美 的總裁,試問有幾個女人,能抗的住,不喜歡上他呢?

唔,好像自己就是個異類。

自己隻想發財,並不想高攀總裁呢!

“想什麼呢?”江晟在玉宛如的麵前晃晃手指。

“想你呢。”玉宛如脫口而出。

說完了,才反應過來,趕緊補救:“啊,總裁,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在想,總裁這麼好的人,我一定要好好報答才行呢!”

江晟卻是嘴角不由自主的翹了起來。

也不拆穿玉宛如說的話,心底美滋滋的。

她在想自己呢!

開心!

而此時的樸東風,確實是休息,不過他是臨時請假的。

因為他被一個女人給纏住了。

前天晚上,他跟幾個朋友去酒吧玩,結果喝多了,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他跟一個女人睡在了一起。

偷香